配色方案
字体大小 A A A
投稿中心

湖北省武汉市人民检察院

康定祥:寻找幸福的源头——扶贫工作三感

时间:2019-02-12 来源:江夏区院 访问量:

  幸福是什么?不同的时代和不同的场景下,人们对幸福的理解和感受都不同,正如沙泊柳在《追求中的欢笑》一文中写的:“不要认为让今天的人们感觉到幸福的东西还能满足未来人群的需要,人们最初的幸福也许是吃饱饭,后来是吃好饭,之后就是经济富足,提高生活水平,追求更美好的生活理念等等”,但不论如何理解幸福,保障人们不愁吃、不愁穿、保障孩子的教育,基本的医疗和住房问题妥善解决,这恐怕都是现代社会对幸福的最低要求,同样也是对精准扶贫工作的最低要求。

  今年年初,带着院党组的军令状,我来到了扶贫工作的第一线。两个多月的时间里,通过密集地走访、慰问、帮扶,让我对这种“最低要求的幸福”有了些许不成熟的感受,在此与大家分享:

  一是守住乡愁的根脉。习总书记说:城镇化建设的过程中,要让居民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乡愁是什么?是故乡的水、故乡的云、故乡的酒、故乡的情,还有故乡牵肠挂肚的亲人。舒安户籍人口2万余人,通过实地走访,我们发现实际留守村中的不足3000人,而就我们帮扶的两个村,更是几乎看不到40岁以下的青年人。是什么让年轻的他们投入进城务工的滚滚洪流之中,是什么束缚了老、病、残、幼的双腿,让他们枯守荒村,是贫穷。而青年一辈理应成为农村活力的源泉、是脱贫致富的先锋,失去了他们,我们留住的乡愁只能是一种凄凉,一种精神上的荒芜。

  二是打通致富的通道。“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与“要想富先修路”之间的矛盾是摆在舒安致富之路上无法绕开的话题。横跨梁子湖的天子山大桥曾几何时成为了舒安群众翘首企盼的“希望工程”,一旦贯通,地处梁湖腹地的舒安就将摘掉“偏远”的帽子,与纸坊城区的车程缩短至半小时,乡亲们仿佛看到了与小朱湾一样的美好未来。然而,一纸环境评估报告让工程停滞了下来,因为占用水体和环境污染隐患,使得大桥建设遥遥无期,天子山大道成了通往梁湖的“断头路”。这不由得使我想起了青藏铁路为迁徙的野生动物留出生命通道,三峡大坝为洄游鱼类留出鱼道的做法。如何在建设开发与环境保护间寻找到一个完美的契合点,是我们扶贫工作中必须思考的问题。

  三是扶贫莫养“懒汉”。扶贫要扶真贫,脱贫致富的主体永远是贫困群众,片面的“输血”式扶持只会让“坐等小康”好逸恶劳的思想占领市场。邻村一户贫困户,帮扶单位为其筹资购买鸡苗,让他通过养鸡繁殖和贩卖鸡蛋增加收入,结果湾子里时常鸡肉飘香,不到半年,这群鸡便“濒临灭绝”了。如何才能提升贫困群组的“造血”能力呢?我们的初步设想是设置日常巡查和群众评价机制,定期前往这些扶持养殖的贫困户家中查看牲畜喂养与繁殖情况,并组织村民代表表决推选“勤劳致富光荣户”,适当增加扶持力度,为勤劳致富树典型,扬正气。

  在舒安短短的两个多月,让我领略了太多的美:水天一色的烟波浩淼,田中耕作的牧牛农夫,村中光着屁股驱赶鸡娃的蓬头稚子,路边三五围坐侃着大山的村叟农妇。当然,还有我们这些奔走在田间地头,努力寻找着幸福源头的检察人。

责编 汪光吉

编审 花耀兰

作者:康定祥

上一篇新闻:刘思颖:学会理解,主动沟通
下一篇新闻:人民监督员任中桥的新年寄语

全市检察院网站链接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