配色方案
字体大小 A A A
投稿中心

湖北省武汉市人民检察院

看《因法之名》,辩是非善恶

时间:2019-05-23 来源:新洲区院 访问量:

    两年前,由最高人民检察院影视中心和中央军委后勤保障部金盾影视中心联合出品的《人民的名义》,刷新了近十年省级卫视收视的纪录。而最近,另一部同样由最高人民检察院影视中心出品的电视剧《因法之名》,刚刚在北京卫视收官

  “法治题材”一直是影视行业中一座等待开发的“富矿”,原来有人说这样的题材是“沙漠禁区”,但最高人民检察院影视中心专职副主任范子文国家一级编剧赵冬苓和导演沈严、刘海波等人一同“啃”下了这块硬骨头。《因法之名》正是这样一部取材于真实案件,着眼于还原社会真相与人性的优秀作品。

  《因法之名》讲述了李幼斌扮演的部队转业的刑警“葛大杰”因好友在追捕嫌犯时不幸殉职牺牲,由“怒”生“错”,间接导致冤假错案的产生。然而,碍于当时司法制度的不完善,张丰毅扮演的检察官即便心怀疑问,也只得妥协现实。时隔多年后,李小冉扮演的新生代检察官“邹桐”与律师陈硕共同努力,多年冤案最终昭雪。

  《因法之名》从一播出笔者便很关注,这是中国首部以平反冤假错案为主题的电视剧,既有范子文先生推荐的原因,也有个人喜欢的李幼斌、张丰毅等老戏骨,而且主角之一还是笔者的同校同年级同学——剧中2009年毕业于西南政法大学的“陈硕”。

  熟悉的面孔,扑朔迷离的案例,公正的司法重新回到观众视野,让我们在现代司法关注中寻找灵感和智慧,能够在法理思维上面做出有益的探索。该剧播出以来,也有评论对此有质疑,甚至对“迟来的正义”嗤之以鼻。质疑是好事,说明大家都在认真观看与反思,但笔者想说,“迟来的正义”真的很重要。“迟来的正义”中的情与法,所彰显的是非善恶,对我们每个人都很重要。

  该片的视角没有简单停留在善恶观念上面,更着重“情”与“法”的矛盾创作,特别是司法观念和民意民情的充分交融,并能在西方话语霸权的时代,继承传统善恶观念的合理因素,提醒司法工作者们在司法实践中能够切实在司法与民意之间保持合理的张力。

  善恶是人性的一种抽象表达。何为善恶,西方词语并不没有令人信服的解释,是更多的从上帝本原和逻辑法则中寻找可能的答案。这就陷入一种怪圈,即观念判断因为论证的复杂和艰难,最终不了了之。西方就是从何为“恶”开始建构出他们的国家起源以及善恶观念。近代西方国家的兴起继续延续这种思维,开国者以及后来的继承者们把政府机器视为天然的洪水猛兽,时刻加以提防,设计种种制度和程序规制国家公权力的运行。

  而中国传统社会以符合伦理道德和人间真情作为自己的一条准绳。仁义是善,孝道是善,天理是善,中国传统社会的伦理道德就是我们评判善恶的一个基本标准。所以,我们是从什么是“善”开始推导出什么是“恶”。众所周知的“打龙袍”,就是包拯对于皇帝对自己生母不孝的惩戒彰显了传统司法捍卫道德的一种决心善还表现为仁义,是对于我们熟知的君臣之义、夫妻之义等的一种表述。善还表为合乎天理,这是一种至高的善,善已经化为人独有的可以天人合一的一种素养。

  《因法之名》中,许志逸是很复杂的一个人,在外面拈花惹草,是个渣男,但又很有才华,含冤入狱后又乐观面对,不折不挠,这样的人可恨可爱又可怜。大家很难把他划为“坏人”的范畴。

  中国传统社会的善恶观念是非分明,确定善恶标准,并且能够准确的判别。所以,传统观念中“恶”是符合穷苦百姓的基本善恶观念的,是和社会一般的良知观念相符的。惩罚恶人才能践行善事。对于这些穷凶极恶、天理难容的“恶人”,通过刑罚手段制裁他们,百姓心中的苦可以得到合理的宣泄,善良风气可以重新回到人间。

  西方社会对于善恶解释的无力,最终导向一种法定主义。西方的善恶观促使西方国家加强立法,以怀疑主义作为国家法治建立的根基,权力制约被作为常态,否则就会被认为会滥权。将与法律是否相符作为判断善恶的一种支撑。符合法律的就是善,不符合就是恶。他们的善恶观由此被引导为一种冷漠,辛普森可以在全世界面前杀人,但是囿于证据的吹毛求疵,最终被判无罪。这就是我们的公众无法理解之处。

  中国传统对于善恶的解释强调伦理纲常,重视人情风俗民间习惯,更加关注我们的人际关系网络。不是合法与否就能够断定善恶,更是在于道德操守是否能够过关。因此,我们更加相信自己的直观感受,而不是将自己的评价建构在一纸判决之上。我们的民众总是呈现出一种不达目的、誓不罢休,追求实质正义的态度,所以《因法之名》中吴竞老师饰演的庄桂花17年合理合法为儿子许志逸申诉才真正令人敬佩与感动古人喜欢“青天”,就是因为真相大白,水落石出是我们对于“青天”断案的期盼,是我们的感动之处,也是我们传统司法的魅力所在,就像剧中展现的,如今“邹桐”是“青天”,“王守一”是“青天”,检察机关是“青天”,每一个司法工作者都可以也应当成为“青天”

  新中国法律延续苏联社会主义法制等大陆法系的痕迹十分明显,而苏联一贯奉行的是法律实用主义,并在社会革命和意识形态的影响下演变成马克思主义法学。南怀瑾在《中国佛教发展史略》写到:“须知一个根深蒂固的文化,建设起来,是经过多少时间和多少哲人的心血才能完成。要想改变,以适应世界的趋势而争取生存,那也要学而有术,谋定而后动。”从这角度上看,《因法之名》是“前所未有的第一次如此集中、鲜明地表现我国司法历史性的跨越和巨大进步的作品,具有深刻的意义”(中国文联原副主席、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名誉主席、著名文艺评论家李准评语),值得点赞与叫好。

  或许是非善恶当时难辨,但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则是当下法治发展的必由之。《因法之名》播出以来,有人质疑“迟到的正义还是正义吗?”我的回答是肯定的,因为迟到的正义也是正义,它能把是非善恶融入到朴素的民众情感中。

  新时代,我们更应该从传统中国的源头出发,寻找中国人自己的善恶观念民情民意,以此为根本,借鉴其他国家的成熟作法,顺应潮流,走一条真正的连结传统现实,沟通中外的法治化道路。

责编 汪光吉

编审 花耀兰

作者:吕继强

上一篇新闻:
下一篇新闻:我的科长王明华

全市检察院网站链接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