配色方案
字体大小 A A A
投稿中心

湖北省武汉市人民检察院

韩冰:记我的几位“军转”师父

时间:2019-08-01 来源:新洲区院 访问量:

  “八一”建军节快到了,虽然我没有参军入伍的经历,也少有与现役军人接触和交流的机会,但在我的公诉生涯中,有过几位军转干部的师父,他们年纪相仿,也都担任过我的领导,一算时间,他们都退休回家颐养天年快10年了。10年,说短不短,说长见长,今年春节,我还都见到过他们,都是白发苍苍的老人了,虽然没有了当年的那份矫健和气势,但眉宇间的那份和善和慈祥却没有随着岁月的流淌而消逝。

  “有1000个读者、就有1000个哈姆雷特”。人生活在这个世界上,有喜欢你的人、也有不喜欢你的人。而评价一个人似乎是一件比高考还难的事情。我今天写下的文字不是对我的师父们进行一个评价,仅仅就是谈谈他们对我的言传身教。因为尊者亲者贤者讳的缘故,我就不以他们的真实名字示人,以大师父、二师父而代之。

  我来公诉科工作的时候,大师父是我的科长。见面第一天,政工科长把我送到科里的时候,他正在批改起诉书,见到我后,马上起身向我伸出了热情的手,紧张的握手之后,我忙不迭地掏出一包“红梅”烟,递给了大师父一根,他接过去之后,很随意的点燃并亲切的叫我入座,其实后来才知道,他当时正在戒烟,接我的烟是怕我尴尬。询问了一些个人情况后,当知道我还没有住处时,大师父便立刻抓起电话机,给行政科的领导打电话督促安排住宿,他放下电话便幽默的说了声“安居才能乐业”。紧张的心情顿时舒缓下来。随后的日子里,他把我安排在他的办公室工作。当时的科长办案不多,主要精力是案件定性把关和起诉书等重要文书的修改,于是,每一份起诉书的阅览和校对便成了我日常的工作。每一份起诉书,大师父都修改的很认真,并且每份起诉书基本上他对我都要做个点评,这句话为什么这样写,这个词为什么要拿掉,没有证据的判断性用语怎么在起诉书里能出现,起诉书要高度精炼和概括,如何要引用“犯罪嫌疑人”的原话,这个词有歧义,会让辩护人抓住小辫子……。很多年过去后,每当我起草起诉书正文部分的时候,他的那些要求和观点就会不自觉的在脑海中出现,很多年以后,我才深深感受到他这种润物细无声的传授方式。像部队里战士打靶一样,会开枪不是本事,打得准才是水平。后来慢慢了解到,大师父参过军,由于勤奋好学读了军校,转业后到检察院工作,仍是孜孜不倦、博览群书。他说话风趣幽默而又饱含哲理,记得有一句“法学就是社会学,办案其实是另一只眼睛看社会”,对人提点深刻,至今不忘。

  二师父身材魁梧,相貌堂堂。曾经一起进院的好友私下说,他更像一名威严的法官。二师父公诉业务精湛,尤其是引导公安侦查的时候,更像一名严厉的教员。他对案件抽丝剥茧的分析和近乎苛责的要求,经常会让一些侦查人员下不了台面,然而他的心肠又是极软的,在公安机关确实山重水复的时候,他又看不过眼,带着侦查人员亲力亲为,使得案件柳暗花明。后来我自己办案的时候,有些拿不下来的案件,他都会主动把卷子要去,细细揣度后给出合理建议,生怕我拿捏不准。尤其是他在公诉席上讯问和辩论的时候,那份自信和凌厉,往往使得不认罪的被告人瞠目结舌、混淆是非的辩护人理屈词穷。在我给他当书记员的时候,应该是最累也是收获最多的时候。那时候没有业务软件,没有格式化的审查报告,全部是手写的阅卷笔录。做阅卷笔录是个学问,你审查案卷,要退查,重点在哪里,别人能不能看明白;你开庭,要举证,举证的次序和重点是否突出;汇报案件,能不能拿起笔录就一目了然;你看某某的阅卷笔录、字迹工整,条理分明,要多向他学习;你看某某的阅卷笔录,虽然制作的差强人意,但是质疑的观点很鲜明、很有逻辑性;在他不断的念叨和要求中,我的阅卷笔录制作好了,审查案件的功夫也不断在提高。“当公诉人用的是‘两法’,但靠熟悉‘两法’远远不够。办金融案你要懂银行法,办经济案你要懂公司法”,在他的言传身教下,我到现在还能保持对两法以外的法律学习,都受益于他且在实践中获益。比如有一次在公诉答辩中,对方出具了某区政府的一份公函,因为读过中办、国办的公文条例,便轻松的指出该公函程序上的瑕疵,使得对方咄咄逼人的态势便瓦解下来,为顺利指控打下了基础。对了,二师父是海航地勤兵,战机保养是他的日常工作,我想,他办案中的严谨、缜密一定与他的军旅生涯有关。

  三师父是部队指导员转业的,说话慢言细语,处事为人都是不温不火。简单的案件和复杂的案件,都是有条不紊、有张有序的进行。三师父对人可是极好。在讯问不认罪犯罪嫌疑人的时候,面对充分、扎实的证据,有的检察官可能已是火冒三丈、大加斥责了,三师父往往是镇定自若,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记得有次和他提审一个拒不认罪的盗窃犯,年纪不大,态度倒是特别的横。三师父最后不紧不慢的说了句:伢呀!你这是何苦呢,态度不好要加重处罚的,你年纪不大,这个罪也不是重罪,你小的时候不听话,娘老子都得揍你,你犯了法,惩罚你也是希望你改了不要再做,莫犯糊涂啊。最后的审讯结果就是犯罪嫌疑人幡然悔悟,还主动交代了自己的同伙。还记得当时一起上班的还有几名年轻人,一次,某小姑娘出了差错,被某老同志教训的哭的时候,他便对老同志说:你么回事,吃了冲药的,哪个做事莫得差错的时候啊,当师父的要教小伢尽量少错。然后又对小姑娘说:莫哭、莫哭,脸哭花了不好找对象。你师父也是为你好,以后注意下。于是便迅速化干戈为玉帛,小姑娘破涕为笑,大家便都开心起来。有人说他爱和稀泥,他就说:都是同事,互相包容一点有个么事呢?

  以上,就是我的几位军转“师父”与我共事时的一些片段和记忆,很多年过去了,在我的工作和生活中,至今还受益于他们当年的提点和教诲,虽然这种恩情他们从来没有想过回报,但他们当年对我那份纯真的爱护和帮助一直让我铭刻于心。人的一生会遇到很多人,也会经历很多事,但有些人和事会注定让你铭记于心。值此“八一”节来临之际,写下此篇短文以表达我对他们的思念和感激,也祝福这些曾经的军人师父们身体安康、晚年幸福!

  (作者:新洲区检察院第三检察部主任 韩冰)

作者:韩冰

上一篇新闻:
下一篇新闻:咏廉

全市检察院网站链接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