配色方案
字体大小 A A A
投稿中心

湖北省武汉市人民检察院

追着病毒走,他们是社区里的“消杀人”

时间:2020-03-12 来源:江汉区院 访问量:

  本网讯(通讯员 付静宜)出院门往东不到200米,就是华苑里社区。在这个疫情笼罩的冬天,对于武汉市江汉区人民检察院下沉社区的党员干警而言,这里不仅是街坊邻里,更是“战斗堡垒”。

  131日开始,居民们每天都会看到一两个穿着各式雨衣,低着头探着腰,背着消毒箱走街串巷,一手摇杆一手喷雾的身影。雨衣之下,有党支部书记、有57岁的老党员、有办理大案要案的党员干警、有连续值守社区一个多月的法警队员。多年检察工作锤炼出的严谨细致,让这群以脚步丈量社区、灭病毒于无形的“消杀人”深深刻进了居民关于这个冬天的记忆。 

  

  华苑里社区多是老式居民楼,0.45平方公里面积内伫立着53167个单元,每栋楼平均7层。随着防疫工作的推进,干警们负责消杀的范围从公共道路、单元口逐步扩大到菜市场、门面房、每层楼梯楼道以及有需求的居民家门口。工作量日增,消杀专员也从之前的一天一人增加至一天四人。 

  

  23升的药水箱,灌满超过40斤。第二党支部党员周恩静初上岗时,背着整箱药水一口气消杀了12个单元,爬了1000多级台阶相当于徒步登顶金茂大厦,半天下来双腿直打颤。 

  

  晴天还好,遇到雨雪等恶劣天气便只能硬抗。雨天,一手按压,一手喷雾,双手不空无法打伞,身上能穿雨衣,脸上就只能任冷冷的冰雨胡乱地拍;雪天,医用手套单薄如纸,双手就算冻到失去知觉,脚下步伐也不能加快分毫。在他们眼中,手中拿的不仅是喷杆,更是能遏制病毒传播扩散的利剑,这柄剑锋利与否,全赖“消杀人”的良心与自觉。 

  

  “消杀人”行走社区,除了时常听到“谢谢”,日常也会被居民“挑刺”。遇到有人质疑“怎么84味道这么淡”时,第二支部干警党员申山除了嘴上解释“标准配比”外,也会在门口喷洒地格外密集些,“能让人家安心就好”。遇到住户在楼上大喊“师傅帮杀一下”,申山也会停下前行的脚步,登门入户满足个性化需求,“能让居民满意就好”。 

  

  大部分时候,“消杀”是一个人的战斗,上上下下,边边角角,处处藏着“学问”。新手阶段,首先要明确如何在偌大的小区规划出一条不用回头就能串联所有区域的“作战路线”,否则将无法在规定时间内完成当日任务;

  其次要学会如何在不足80公分宽的楼道内灵活转身并且不会把消毒剂喷到自己身上,否则每天都将牺牲一套衣服、一双鞋;

   

  

  最重要的是掌握如何在护目镜满是雾气视线受阻的情况下突然进入低矮且黑漆漆的单元口而不会撞到头、绊到脚或者被猛窜出的小动物吓到,否则前进路上将处处是“惊喜”。 

  

  办公室联合党支部书记李峰第一次“入行”,药水箱就送上“见面礼”。喷杆遭长期腐蚀默默渗水,消毒药剂浸透隔离衣后继续扩散,直到消杀完才发现,当天全身行头无一幸免。 

  

  最大的挑战来自于感冒。为了防止衣服被腐蚀,干警们通常会外套雨衣。但雨衣不透气容易闷出汗,即使干警们只穿一件内衣一件毛衣,负重后爬不了几层楼,衣服就会被汗水湿透。一次消杀任务一般持续时间2小时左右,衣服就这样贴在背上被汗水浸湿着,任务结束后如果没能立刻洗澡换衣服,被冷风一吹极易伤风受寒。 

  

  法警队员匡锡强记得,他第一天上手,是“前辈”庄平带着熟悉路线、叮嘱注意事项。忍着不适完成交接后,坚持社区消杀半个月不慎感冒的庄平立刻赶往医院就医,走之前反复叮嘱“千万不能受凉”。 

  之后,虽然小心又小心,有次完工后有事耽搁了半小时,赶回院里匡锡强就发觉浑身乏力、鼻塞严重。估摸着自己是感冒了,他没有声张,请了半天假,吃了感冒药在办公室休息,直到下午五点又出了一身汗,他才觉得自己缓了过来。“看似简单的体力活,但身体素质不好,根本扛不住。” 

  

  为了做好消杀工作,申山早上从黄浦路骑共享单车1小时赶到单位,匡锡强一直住在办公室里。因为每天和消毒液打交道、长期吸入刺激性气体,干警们时常双手脱皮,咽喉刺痛,喷洒设备坏了还要自己修补。抗“疫”路艰辛,检察“消杀人”这日复一日的坚持,只为华苑里社区居民今日的防疫安全,明日的潇洒前行。

  

责编 汪光吉

编审 花耀兰

 

作者:付静宜

上一篇新闻:
下一篇新闻:为了同一个目标,不期而遇!

全市检察院网站链接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微信